MAY

用過了五月這個標題
只好改成 MAY
去年的五月
我要說的,是去年的五月
最近下雨
雨後的草地青草味
實在很好聞
去年的五月
差不多要前往文園了
當基隆的三連來抓人時
不幸的我們都被點兵
那晚,本該接受這宿命的安排
抽著煙的營長
一個一個的從他的左方點到右方,問:「去基隆有沒有問題?」
站在最左方的我,最後問到我
鼓起勇氣說了:「有,我有問題。」
基隆與文園
和營長解釋了一番,為什麼我不想去三連後,那一夜,留了下來。
兩週後
也是梅雨時晴時陰時雨的日子
文園來接兵了
就去了
那天是晴天
從龍勝到文園的路程上
約莫兩個小時一路上緊張又安靜,窗外景物動著
窗內空氣停著
逐漸遠離桃園,進入台北,進入山區來到文園
真的是個很不容易發現的營區呢!
在文園,實際上的日子大概不到一個半月,扣除休假的話
文園是個很棒的地方
但是地處偏遠,大家的感情很好
前兩個星期,被士官長和排長給咦忘了,連個最普通的哨點都沒有上
兩個星期後,瘋狂的站哨日子也就開始了
早晨的文園宛若仙境
群山環繞,一早都是霧氣圍繞
各種鳥類的叫聲、昆蟲的叫聲陪著我們運動
空氣很純淨
偶爾鋒面來的日子濕氣會稍微重一點
但卻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濕氣有種清涼的感受
早餐的文園
其實文園的伙食真的不錯
歸功於當時的連長在預算應用上相當有理財頭腦
菜單也總是開得不錯
伙房的調理技能得更是了得
早餐不是龍勝甚至慧敏可以比擬的
小小的文園
人力不能說充裕,當時也僅 7成
清理餐廳和所有的餐具廚具都是所有人一起來
其實我是覺得這是個很團結所有人向心力的時刻
well 一天還要三次(偶爾四次)呢
只是恰巧那時正逢夏季
紅短褲對蚊子而言完全不是屏障
硬是叮了進去
文園的操課
也就是正常的操課
相信當過兵的人都會知道
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贅述部份就省略了
文園的下午運動時間
若是遇到大雨
室內運動是個令人初期害怕後期就覺得沒什麼的時間
當時的士官長 Kelvin會帶領大家進行一些很變態的運動
各種拉筋
真真切切的讓我當時的筋大開
做完很爽快,全身有種輕飄飄鬆開的感覺
只是要特別注意的是
洗澡時得按摩一下
不然隔天的身體大概會處與一種酸痛癱瘓的狀態
站哨的夜晚
深山裡
只有幾盞燈和五隻狗
除了大正大副以及待命班外
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和手電筒陪你
當狗似乎看到什麼的時候
也只得跟著過去看一看
若你不幸遇到這種狀況
小心樹上或地上會有蛇
哨亭也會有很多大型昆蟲飛進來
如果你不喜歡,噴防蚊液會有一些效果
大約到了文園一個星期後
我接到了大指部的考試通知
六點迅速吃完早餐後,被載下山以一種神乎其技的速度
抵達了圓山的大指部
但考試,就是另一回事了
雖然文園在山區
營舍外觀看起來也不怎麼樣
但是其實內部是很乾淨的
設備上也不會破舊不堪
除了交通不便一點
其實當作養身體的地方,還不錯
文園的故事就先到這裡吧
小趣事的部份
還得慢慢回想
以上只是想說,如果還有抽到文園的人想爬文
也許可以參考一下
雖然現在文園不叫文園
改叫六零一連
連長等上述提過的長官幾乎都換了
但氣氛似乎還是很 OK啦!
最近的雨季
讓我有些懷念
那裡潮濕冰涼的新鮮空氣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