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you ever think…


Ð0 ¥0µ 3v3r 7h1n|{
¥0µ w4n7 700 mµ(h
¥0µr b4Ð 3m0710n
(4µ$3 b¥ 3v3r¥0n3 ¥0µ |{n0w
bµ7
Ð0 ¥0µ 3v3r 7h1n|{
7h3 4n$w3r ƒ0r $0m3 pr0b£3m$ 4nÐ qµ3$710n$
1$
¥0µr$3£ƒ
——————————
最近我得知了我確切要當兵的日期了
最近常想起過去暴怒的經驗
都在小學
然後我就很少暴怒了
當然,那兩次在小學的經驗
除了怒之外,還附加一些”小動作”
讓那些同學不是站不起來就是…被羞辱
很有勇氣,那時,做那些事
其實後來我都認為
生氣並沒有不對
只要合理而且說出來能站得住角
就沒有不對
大概就像辯論那樣
也託後來遇到的人們的福
大部分的人都是以和為貴
已經沒幾次和別人生氣吵架
而失去理智的暴怒
更沒有了
可能後來自己也覺得可怕的關係吧
一個暴怒的人
這陣子太多事了
這個時候的我
應該是滿需要那種同仇敵愾型的紓解
我的問題
我的答案
全部都已經寫在符碼當中
我真的很愛以下這首歌

情歌

Sid

喜愛電腦資訊、歷史、古文明、宇宙、自然生態的主題。喜歡看卡通和科幻主題的電影,有長不大的心情。從事金融業相關工作,分享的技巧多來自工作上的各項應用實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