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今天搬東西去士林前
先回中壢拿點東西
再準備出發前往小小套房之前
去看了阿公&阿嬤…
從幼稚園開始到國小5年級以前,我幾乎一放學都是在阿嬤家度過
抓抓蝌蚪、瓢蟲之類的,在田裡跑來跑去,或是和阿嬤阿公在菜園晃晃
看看玉米、絲瓜或是後來的蓮花長得怎麼樣
近十年的時間,幾乎都是這樣每天弄的髒兮兮才回家
台語也是在這時候學起來的(當時幾乎都講台語,雖然一直都不輪轉…)
小學五年級以後,陪我的就漸漸變成了電視、電腦或補習班
只有在幾次過年圍爐,才會在特別去阿嬤家(事實上只是在隔壁…)
也快要20年了,現在看到
阿公阿嬤,就和我幼稚園看到的模樣完全沒有變
他們還是老了,而我長大了
今天去阿嬤家時,原本待在外頭的阿公不知道去了哪裡
所以就先進去和阿嬤打招呼
說說我要去台北讀書啦!
一會兒,阿公提著兩瓶沙士走進來
阿公對我說:「哇他都阿丟荂丟拎燈來阿,遮齁哩拎」(我剛才就看到你們回來了,這給你喝)
當然我還是先一貫的客氣,最後阿公的要求下喝了一小杯
阿公在我喝沙士的時候,走過來在我手中塞了一張一千元大鈔
很用力,很用力的戳在我的左手
雖然我很想還給他,但是他堅持不要拿回去
阿嬤也叫我收下
所以,我收下了
離開以前,我發現
我小時候就在的爐灶、鍋子、櫃子、圓桌、晾衣竿…
沒有變過,都沒有變過
廚房的味道也是,那個味道
阿嬤正在熬的青草茶的懷念味道
準備出發去士林前,爸跟媽說(其實爸一直都在我旁邊)
阿公剛剛都要哭了
我聽到真的是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礙於某些理由,我只能壓抑自己的情緒
車停在家門外的馬路邊,郵差來了
阿公從家裡急急走出來拿信
這次,我仔細看了
阿公那被歲月痕跡侵蝕不堪的臉上
在皺紋之中那小小的眼睛
是紅的
是不捨的紅
阿嬤阿公雖然外表都沒有改變
但是我知道
阿嬤的腰越來越駝背
阿公的重聽越來越嚴重
兩人的白髮數量更是多不勝數
一直以來,他們都對我很好
不管是十年前,十年後始終如此
現在,或許我不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不過,我希望,身體從未有微恙的他們
可以繼續這樣健健康康直到…
我所相信的永遠!
Wishes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