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這時候我正聽著蘇打綠的
當我們一起走過
然後想著一些…
今天一個學弟這麼問我:「大四是不是很閒啊?」
晚餐,老闆喊了聲「弟弟」
沒想到我還是回了頭
都要二十二了還在想要當個弟弟嘛
而我回頭,當自己是個弟弟的時候
才發現原來
老闆不是在叫我
再度回頭看著店裡的電視
笑了一下覺得怎麼會有二十二歲還被叫弟弟的可能吶
我就回答他:「對啊!算是吧!要找點事給自己做,實習打工之類的…」
這個很像是公關式回答,似乎誰問我我都這麼說
後來我問他住在哪裡,畢竟是同鄉
但他說了個我其實不是很熟的地方
是個和我家相隔遙遠的地點
儘管,我住在那裡十八年
卻一點都不認識它
下一次,我覺得我要回答得更有建設性一些
關於XNA的事,這個計劃我想是來不及了
果然還是沒有那個能力,當然時間也是
儘管我真的很想執行
時間多了一點
所以多增加了一些關於生活的,雜雜碎碎
這樣的文章,其實也不過就是打給自己看的
科學家說明年不會世界末日
所以或許,還可以慢慢記錄我的生活
只是這一次
我告訴自己該狠下心了
早餐肚子痛這件事,實在困擾我許久
從不能喝豆漿牛奶演進到了吃什麼都疼
但又只是暫時性偶發性的
棘手
說不定,這是一個機會
我的確沒有想得這麼深
就當是一個普通案子而已
顯然大人還是想得比較多比較複雜吶
這個時候,我在聽這首歌大概兩個小時了

這張專輯哩,目前比較引起我感興趣的
大概就屬於這首了
不過不是因為詞如何的打動我的心
而是青峰在演唱”我 在曠野漂流 漂流的盡頭”的時候
那個聲音相當的好聽,會吸引我注意的那種
所以才停下了廣播來找這首歌
或許你也可聽聽看,蘇打綠的這首
當我們一起走過
如何才叫做一起呢?
瓶和信一起在大海中漂流
瓶保護著信,但是信卻是在尋找另一個主人
當信找到了主人之後
瓶或許就會進到資源回收桶裡
吧?
瓶中信
其實我是很樂觀又正面的,表現型
大塚愛,很適合在睡覺的時候聽她的歌
如果你有睡眠障礙
或許也能考慮看看聽聽她的專輯
緣分
啥麼東東
我沒這麼說,但總覺得有人會這樣回答吧
好想帶著這首歌去看星星
或是水母、流星也不錯
總是會有好運的!

Sid

喜愛電腦資訊、歷史、古文明、宇宙、自然生態的主題。喜歡看卡通和科幻主題的電影,有長不大的心情。從事金融業相關工作,分享的技巧多來自工作上的各項應用實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