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旅行

經過無數次的改革之後
我想,至少近幾年當兵的人
應該很少和我一樣,單位一個換一個
直到退伍
喔!
當然,我想這是有些特殊狀況的發生
所以才會導致一個換一個
新訓
在關西,如果聽說那兒是度假村
的確,是個環境清幽的好地方
晚上如果有機會在熄燈後到外頭
可以看見銀河
毫無光害
只是,讓我有幸看見銀河的那次
是因為我們的鍋爐壞了
走到有些遠其他營舍去洗
歸程「才」九點多
抬頭便是
紫色的銀河
小選
我是選上了
經過一些…….說真的很不難的電腦知識考試
我被「先」選上到一個國防部的單位
還三令五聲的要我們不能先說自己被選走
直到真的小選開始時
在直接去「攤位」「報到」
有沒有眼睛其實沒差別
因為會中就是會中
嗯,中了憲兵
這意味著我不能去國防部了(儀隊>憲兵>其他單位)
加上在當時的人事官唬得一愣一愣之下
似乎覺得去了憲兵好像也沒差
精采的跨年煙火過後
來到第二站,林口的憲兵學校
畢竟是學校
每天就是上課、下課、打掃、吃飯、運動、點名之類的校園生活
而且這兒認識的人就真的是來自全台灣各地
好比說,我旁邊的弟弟就是個南部人,而且懂得一些高深的技術(齒模之類的)
這麼說並沒有貶低新訓同袍的意思
但感覺得出來憲校的朋友們知識水平比較相當
五週
連續五週的訓練
教很多「戰技」,只是比起….maybe10年前套數少了很多啦
特別的有在晚上站哨時
無聊得只能算落葉

在心裡唱歌
快速的消耗那時一點都不覺得珍貴的時間
結訓
閱兵,在濛濛大霧中
完成了
那大霧是能見度不足5公尺的那種
所以我們整個中隊完全走過頭也沒被隊長發現
還及時拐了個大彎回到正確的軌道上
也真是多虧那場霧
板橋
我以為我是要去板橋的
殊不知,到了那兒填了一堆資料後
等了一下午就被轉送到其他營區了…
中壢
在這個營區裡
沒有站哨(正式的那種)
因為我們是個要被裁撤的單位…
分到了一個要被裁撤的單位…
而且其他單位又暫時性滿滿滿編(或報表硬塞都塞不進)
所以大概集合了兩個營的兵力滯留於此
恰巧的是
明明要裁撤了
卻還要辦理教召,因此我們一大群人就每天除了運動外
幫忙整理教召用的東西
直到…
夾娃娃開始啟動了
漸漸得其他單位開始有人退伍
一天少一點
人慢慢分到其他單位了
而當時我的名額被分在基隆…
還好基隆一直持續滿編了三個月左右
這期間被分到基隆的我們幾個人
不斷的嘗試各種方法希望跳脫這個遠離家鄉的地方
也終於
其他比較近的營區也開缺
各自我們又選了其他地點的營區…
如果事情都這麼完美
那肯定是連彌勒佛都保佑我
well 祂沒有
大約還有一個月就要裁掉了
各個單位基隆、宜蘭這些遠遠的單位都來抓人走了
不幸
我們還是被抓到
當晚,臨走前
營長對著我們幾個被夾娃娃機夾上的人說:「有問題嗎?」
看著那深幽幽的洞口
不知哪來的勇氣
我說:「營長我不想去….我上次有登記要去烏來…」
抽起煙的營長說:「好,那你把名字寫下來…」
那晚,很刺激,全身都是汗
就這樣又留在中壢大概一兩個星期
接著
烏來的爪子就一直掛在我的頭上
一下好像要抓了
一下又升回去
某天,突然,他抓了
就這樣
坐著一台 TOYATA就到了烏來
才進大門
我就發現原來這裡有我的高中同學……………只是後來
他很快就退伍了
烏來
很多人都盛傳這裡不錯
真的很不錯
體能很精實,而且是個小地方,每個人都算感情不錯
只是
手機收訊真的很差
哨點很多
人….越來越少
烏來寧靜早晨的某日
我們被遣送到基隆了!!!
不是我們最終抵抗不了命運
而是「人令」還沒轉過來
所以我們要去基隆測驗「三百戰士」
因此幾個人又從各地聚到了基隆
三百戰士何其嚴格
當時我的心向著烏來
在基隆熱死人不償命的一晚後
我就不認真的測驗了…(畢竟成績不是算在烏來頭上)
這回,我相信連彌勒佛都保佑了
怎麼說?
因為在中壢,曾填過基本資料,據說是上頭單位要找「新聞專長」
但無聲無息許久
剛到烏來一個月
「大副」也才兩三次的我
就這樣
一個人拖著行李來到美術館旁的「MP指揮部」
MP指揮部
我在這裡度過剩下的五個月役期
而且「人令」依然掛在烏來
也就是說…
我在外單位的時間比起建制單位還要長五倍!
而我在MP指揮部所做的事
參考我之前的文章
應該可以知道一些些吧
這裡
每天都要跑三千公尺
但我們五位從各地來的派遣
是早點名的及晨操的班底
畢竟我們沒有補睡(相對不用站哨)
所以三千這檔事,後來真的不算什麼,對我們而言


我退伍了
我回烏來退伍…
真的很尷尬
我在MP指揮部的期間
烏來的人事已非
連長換了 POA走了 一直說最愛我的排長 等一堆幹部都換了….
當我回去領令時
副連長說他一度要認不出我
而新連長、新POA 我都沒看過………………………..
幸好
同袍還叫得出我的名字…
還是在他一起床看到我就喊出來
內心真是有點小小的感動
還真的是換了許多地方啊……
如同一段旅程
心靈上的旅程,大概未來有機會在說
說精采,好像也沒有很精采

滿感謝就是了
不管是人事物或…神明
很幸運的都是不錯的單位
值得拿來「說嘴」的我都寫在冊子上了
以後再打下來吧
最後一件事
連長說:「做到我的60分,出去就是別人的80分」
我有深深的體會到
至少在掃地這件事情上
而且我還沒做到60分,就被「那兒」的人唸了
幹嘛這麼認真
哈!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