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心就好《六》

因為你的一句話
我開始在世界各地離開黎明
日出成為一種束縛
讓我不停的在夜裡持續旅行
這裡也許算是都市裡難得的綠地
好處當然也不是只有這個
很難得的
天空上的星星很容易的能被看見
你看得見嗎?
「喂?」
『喂!』
「你現在到哪裡啦?」
『剛剛看過極光而已,你想我會在哪呢?』
「世界上這麼多地方可以看極光,我哪會知道啊!」
『我還以為你很瞭解我。』
「我是很瞭解啊,只是多多少少一般人都應該會這樣抱怨吧!所以我就嘗試做了和一般人相同的反應。」
『你真的很無聊欸!國際電話可不是這麼便宜的!』
「芬蘭的極光美嗎?我想最近應該很容易看得見才對。」
『真的很難以想像,世界上會有這樣的景色,有機會你應該來才對。』
「不了吧!我又不像你,一直追尋著…找到了嗎?」
『喔…還沒,這已經是我的第三十五個國家了,第三十五次沒有日出的一天。』
「你真的很有耐心,你還要繼續找嗎?看不見日出,人會變得憂鬱的。」
『不會啦!我一定要找到答案的啊!相信我的努力,會有結果的。』
「呵,是嗎?」
***犧牲***
『Hyvää Joulua ja Onnellista Uutta Vuotta!』
沒想到芬蘭會有這樣一家咖啡館
2012年
世界如今還沒有末日
還順利的到了末日後的第四天
我想今年它荷包賺得飽飽的
芬蘭有一點點冷
特別是在這家咖啡館裡
冷冷的景色參差白雪
雖然犧牲了
但是犧牲得卻很好
咖啡館犧牲了溫暖的木質屋頂
覆蓋上了特製的玻璃透明頂
昂貴
而且必須隨時保持著炭火
讓屋裡充滿著熱氣
將在頂上的雪才會化水而不至壓垮屋頂
犧牲但是犧牲得真好
2012年
極光特別的在地球上空絢爛氾濫
透明的屋頂讓你不再是永遠盯著手上的書報
不再是看著桌上的電腦
不再是出神的望著窗外的白靄
不再是如同坐在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家咖啡館一樣
單調
頂著的是地球收到的禮物
不屬於我們,但是我們可以欣賞。
你呢?
不屬於我了,但是你還會願意被我欣賞嗎?
也許就是因為你不在願意接受我的眼光
投射在你的四周
所以開始離開這個世界,我的世界
世界沒有末日
我還要繼續追尋著下一個你所說的黎明之前嗎?
永晝永夜
那時你說:「天亮之後我們就分手,如果你不願意,那就到沒有白天的地方找我吧!」
而我開始在世界各地尋找黎明之前的你的身影
北歐的永晝
雖然很久才會黎明
但終究陽光還是會從地平線升起
終於知曉
你已離開這個世界
在那個天明之前。
『我要回去了!』
「你找到啦?」
『對啊!』
「那他怎麼說?」
『不,我沒找到他,但是我找到了我自己,和我的領悟。』
「你終於發現了嗎?」
『你早就知道了?』
「對啊!但是當時我怎麼和你說,你都聽不進去,拿了行李就走了。」
『果然,我們都會盲目。』
「那你領悟了什麼?」
『不屬於我們的最美…』
「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還有,如果我們能擁有,但最後卻不得不放手,那放手之後肯定更美。』
「怎麼說?」
『放手之後,他才能安心的寫他的故事,擁有他的另一片天空,而我也才有更美的風景可以看。』
「你人生突然變得真豁達。」
『可能只是很簡單的事吧!但是總得經歷過些什麼,我們才會真正的相信要懂。』
追逐著黎明前
原來我一直都在黑暗之中
當你接受了黎明的到來
未來才會有更多的希望
也才有未來
***犧牲2***
(你為什麼不愛我?)
(妳知道我不能的,已經太遲了。)
(但是我還愛著你啊!)
(我已經不能再愛了。)
『我剛剛看到一齣肥皂劇。』
「真的很難得你會看,或是說看得下去,要我多停留兩秒鐘我都覺得浪費。」
『你就是這樣,才會錯過很多。』
「很多什麼?」
『值得思考的細節。』
「所以,你又想…?」
『有時候我會覺得你很奇妙!』
「哪個部分?」
『愛與不愛。』
「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不愛了。」
『你是不愛了啊!但你是不愛你自己了。』
「喔?怎麼說?」
『在那之後,你曾經告訴我你不要再愛下一個人了,對吧!』
「是這樣說過啊。」
『但是現在很明顯你是在折磨你自己吧!明明心中有愛,但是又不肯去愛。不去愛,不去好好愛自己。』
「我很努力,努力不愛他,也努力愛自己…」
原來青綠色的草地會這麼樣的吸引人
自黃金沙灘的海岸過後
下一個目標,我開始尋找著有著青綠色草地的地方
如果是河堤更好
我很努力
我知道這些地方都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現過
很嚮往
卻從來不去
為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或詢問誰。
我總是尋找著,用說的尋找著已經存在的目標
然後放在心裡的某處
我很想去,也知道怎麼去
卻以提不起勁
走出去
『喂!』
「啊?」
『你神遊了。』
「喔…是喔。亞里斯多德說過一句話。」
『說過什麼?』
「優秀是一種習慣。」
『所以…?』
「優秀是一種習慣,習慣優秀,那麼你會越來越優秀,而且保持優秀。」
『別告訴我你在習慣孤單。』
「不算。但是我在習慣只要有我一個人就好了,一切都很好的那樣,也許習慣養成之後,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好。」
『真是令人擔心。』
「是嗎?」
『不過我知道,你就是別人說再多也不會聽進去的那種人。』
「好像是吼。呵呵。」
都在尋找
你也是嗎?
尋找的過程我們都會有體悟
至少我是這樣相信
你又相信什麼?
尋找那個不可能天明的地方嗎?
還是相信總有一天自己一定會去夢想的地點,但卻只是相信而已。
還在走著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