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心就好《二》

『記得要告訴我喔!』
「好!」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就是流星出現了沒嘛!」
後來,也不知道是為了對誰信守承諾般,我們回到了這個地方
等待,五月天說會出現的流星。為什麼這麼相信五月天?
或許我們都像他們的歌曲一樣
單純,純真。
『欸…上次我去爬山啊,我在山壁旁邊看到一朵很漂亮的花呢!』
「喔?你也會去爬山啊?」
『不對啦!重點是,我看到了那一朵花。』
「那是一朵什麼樣的花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有著紫色花瓣的小花。』
「那朵花怎麼了嗎?」
『不知道,就很吸引我…』
「你摘了它?」
『沒有,只是靜靜的看了它很久,雖然一度很想帶它一起走。』
「是什麼改變了你的想法呢?」
『害怕吧!』
「害怕什麼?」
『從小到大,我養的寵物沒有一隻有好下場,也不是說要活得多久,但就是都活不久。好像天生,我就只能擁有自己一樣,你懂那種感覺嗎?』
「嗯…」
『可能是腿有點酸了,但是又不能帶走它的情況下,我就替它拍了幾張照片,覺得或許這樣它可以一直活在我的某段記憶中。』
「難怪大家都說記憶最美!有些時候的確,不屬於我們的才會最美!」
談心就好《二》 1
不屬於我們的才會是最美,櫥窗裡的衣服永遠是那樣的好看,在還沒被買下來之前…
我們依然渴望著擁有那些最美麗的事物,誰不是呢?
但往往我們總是膽怯…儘管很多近在咫尺
卻也怕近水樓台撈月撈著撈著
跌落湖中才知
泡影一段
「你看!」
『哪裡?』
「過掉了…」
『下次早點說嘛!』
「沒有啦!其實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應怎麼樣。」
『很無聊耶!害我以為我錯過了!』
「好啦~不過你要不要先把願望想好啊?」
『為什麼?』
「因為這樣就可以立即反應向流星許願啊!」
『這樣喔…好吧!』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人們明明知道那只是一顆不知道從哪來的隕石,經過大氣層之後摩擦燃燒所形成的效果,卻還是喜歡向流星許願?」
『不知道,可能是因為看起來很漂亮吧!』
「你是這樣覺得的喔…跟大家都一樣…」
『不然你說呢?』
「因為我們對著流星許願的時候,隕石速度很快啊!」
『對啊!所以有火花,那跟許願有什麼關係?』
「就是因為它的速度很快,所以我們許願的時候,願望附著在隕石上面的時候,等它飛過去,我們的願望就會被一甩,甩到天堂去!」
『天啊!誰告訴你這種謬論的?』
「他啊。」
『誰?』
「其實就是我自己。哈哈!」
『你的腦袋無時不刻在想怪東西耶!』
「我覺得這樣真的比較開心啊!」
『那你想許什麼願望?』
「願望當然不能說出來啊!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
『這又不是生日願望…』
「可是你不覺得留在心中,等到實現在的時候在拿出來分享,格外有驚喜感嘛?」
『好吧!』
「不然你要和我分享你的願望嗎?」
『你都這樣說了,當然不要…』
「是囉!」
流星也是一樣遙不可及,在短短的一瞬間把所有的希望拋往了無遠弗屆的外太空,會到天堂嗎?
誰知道?就當它會吧!
或許我真正想伏在流星上的不是願望,而是一些感覺和屬於我的過去與秘密,就算沒有被甩到天外去,只少也幫我在天空中燃燒殆盡。
「已經十二點多了。你有看見嗎?」
『沒有耶,你呢?』
「沒有啊!我是想問你要不要走了?」
『可是還沒看見流星呢!』
「也可以等啊!我只是怕你不耐煩了!」
『喔~不會啦!』
「欸~我問你喔,你覺得有些自己的事情,在不知情的人口中拿來開玩笑時,你作何感想?」
『可能就是…看事情吧!因為有些事情就是不能讓大家都知道啊!』
「那當那件事情,被不知情的人拿來開玩笑的時候,我會感到傷心,那我應該跟那個人說嗎?」
『難得你也會有傷心的事。』
「我也是正常人啊,什麼話!」
『要不要讓他知道,取決在你自己對那個人信不信任吧!聽你這樣說,我覺得那是一個秘密吧!甚至連我都不知道的那種秘密。』
「這樣喔…最近真的有點糾結,當那些事情被拿來開玩笑的時候。沒有人知道,其實我很痛苦。」
『嗯…不急吧!皮外傷,記得嗎?阿桑唱的。』
「皮外傷,的確不會痛很久,但卻會留下傷疤…當作紀念是嗎?」
『嗯哼。』
「我知道流星為什麼還不出現了!」
『這裡很安靜,不要大叫啦!』
「把手給我。」
『啊?』
在無聲之中你拉起了我的手,我怎麼感覺整個黑夜在震動,耳朵裡我聽到了心跳的節奏,星星在閃爍,你怎麼說
人生有時候就是一種衝動,而衝動過後相信一種勇氣的獎勵,或許能夠狂放不羈的大笑出來,也或許會如梅雨般淚無止盡,但是你不衝動,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在這無盡黑色的夜裡,突然想到了為什麼流星還不出現,拉起你的手,左手拉右手,對著天空緩緩的轉著圈圈,然後緊緊的抱著你,你的耳朵是否聽見我的心跳節奏呢?在我眼眶裡的星星閃爍了,從我的淚水看出去,晶瑩。
一句給你的アイシテル。
你怎麼說?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