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心就好《三》

『你怎麼會想寫這麼一本書呢?』
「可能我想讓自己牢牢記著某一些事吧!」
『那這本書對你而言最大的意義是什麼呢?』
「它幾乎包含了我所有的過去,不管是真實存在過的,還是不曾存在過的。」
曾經很想要長大,直到長大就會發現過去的自己真的很愚蠢
當後悔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事實上長大這件事也只是遲早
一轉眼就過了很多年,這是我的一個目標,那你的目標呢?
『這裡面都是你的故事嗎?』
「不,不完全是。」
『那這裡面的故事是你聽來的囉?』
「算是吧!或許是真實發生在我身邊的人身上,但是也可能是朋友聽別人轉述的。」
『都是同一個時期的故事嗎?』
「這裡面的時間地點算是架空的,雖然不一定是真實的地點或人物,但事件幾乎真實存在過。」
『主角是你嗎?』
「不能說是,但主角的觀點和我類似。」
『那什麼樣的故事才會讓你收錄進來呢?』
「不一定,但是至少要是我聽過之後會去回想,而且想得起來的那種。」
『嗯,看來印象佔了很大部份。那這個本書的人物關係有點複雜是為什麼呢?』
「故意的。因為不見得是我的故事,所以我想保護一下當事人吧!當然我也都是經過他們的同意才寫的。」
『他們都看過你寫下的他們的故事嗎?』
「不見得吧!」
『這本書裡面的小故事串成了整個架構,這麼多的分則中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是哪一則?』
「重要性,只要發生在主角身上的都很重要吧!那是主軸也是我對於這些事的看法和作法,我不知道這些看法作法好不好,事實上也沒有一個評斷的標準,因為這本來就是因人而異嘛!但是我希望提供我的讀者一種思考的方式,試著想想如果他們是我,會怎麼做。」
『看來這不單純是一本愛情文學。』
「是也不是,我不想太固定或是利用某種世俗定義來看待,它本來就是只為了一個目的而寫,那就是我想記得,也想分享給很多人,如果自私一點來看,其實就是讓我的讀者幫我一起記得。」
『我想讀者們不會這麼想的啦!這本書還會有下集嗎?』
「我不知道,但是目前沒有計畫。」
『如果有機會,這本書的結局會不一樣嗎?』
「可能會吧!每個人隨時都在改變,想法也是,可能轉念之間一切都會改變,只是現在這個故事已經不變了。」
『你對這本書賦予了表面所看見的意義之外,還有很多更重要的情感和想法。』
「對。」
『為什麼故事中的人都有一個大寫英文字母代號呢?』
「如果要選一個英文字母大寫當作你這個人的代表,你會選什麼?當時我就是這樣問他們的。他們的回答某種程度上,也讓我用來塑造他們在故事中的個性和形象。」
『原來如此。那最後一個問題,你要如何形容這本書呢?』
「永遠都存在的重要記憶。」
回到現實之後,才會發現我們要面對的其實不是只有現在,過去和未來同樣的影響著當下
『你幹嘛要寫這些故事?』
「就想記錄下來吧!」
『這些有很重要嘛?而且又不一定是你發生的事…』
「算是吧!老的時候有些東西可以回味不是也很棒嗎?」
『你真的是想很多又想很遠耶…』
「還好吧…」
『那你後來和他怎麼樣了啊?上次之後就沒聽你提過了。』
「還好吧…」
『還好的意思是…好還是不好呢?』
「有時候我也會思考這個問題,還好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但是我沒有答案…」
『好吧!那你以後出版了記得幫我留一本,我要有簽名的啊!』
「哈哈~當然,畢竟你也貢獻了一部分在這本書中嘛!」
『說真的,你寫的幾乎貼近百分之百的真實吶!』
「表示我有用心的記下來。」
那你有記下來嗎?很多看起來無心的小事我都記得很牢,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樣呢?
現在的我可能已經不求任何的答案了,也或許答案本來就不是我想知道的
所以才會有現在的還好吧!
那你有記下來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讓你記得了
有時候衝動會造就遺憾,但是也會造就奇蹟
而現在
其實還好,那已經真的很好了!
『下個夏天,我們去海邊好不好?』
「…」
『喂?你還在嗎?幹嘛不說話?』
「喔~好啊!只是要去哪個海邊呢?」
『都可以啊!』
「為什麼是下個夏天,不是這個夏天呢?」
『因為這個夏天已經開始了,有點來不及。』
「來不及了啊…」
『那就說好了喔!』
「好。」
『先掛囉!』
「好。」
後來我們到底有沒有去海邊?
我們除了我和你之外,還有其他人?
這一件事是我唯一記不得的,關於我們之間,奇怪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陽光很柔和的從百葉窗的細縫流進來
這似乎不是我的房間,我在哪裡呢?
我們壓抑自己不想承受的在過去的角落中
卻不知道案發現場往往不是只有一個人在場
就算自以為是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那就忽略了目擊者這件事
我們壓抑自己不想承受的在過去的角落中
自以為是的繼續逞強的活下去
卻不知道當事人可能
與我們不同
還在痛苦
我要怎麼做?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