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心就好《七》

除了海浪之外
股票之外
世界上還有什麼
有漲、有跌呢?
「今年到底會不會世界末日呢?」
『你希望嗎?』
「當然不啊!我還有很多事沒做呢!」
『那我覺得你應該想著今年要世界末日了。』
如果我和你說天空出現了飛碟
你會相信嗎?
大概不會吧!
因為就算我們總是看著同一片天空
你也是和我望著不同方向
或是
不同的層次
你所見到的
天空
「為什麼?」
『因為這個世界上,發生過最多次的奇蹟,就是事與願違。』
「發生很多次,還叫做奇蹟嘛!」
『當然不是這樣啦!』
「那是…」
『既然要末日了,你就會更努力得做好每一件事,雖然很多事也許你來不及參與,但是你正在做的,你都盡力了,那就好了啊!』
「你不覺得可惜嗎?為了自己感到惋惜…」
『也許會吧!但是我們只能盡力的做到最好啊!有些事真的不是我們控制得了的嘛!』
「好像吧…」
「我有你這麼樂觀就好了。」
我想我終於找到了那個
永遠不會天明的地方
那些過去
我曾經不斷拒絕面對的黎明
如今我已經知道了
為什麼你會離開
還有那個
永遠不會天明的地方
為什麼你都不在
這是你離開的原因嗎?
離開這個永遠不會天明的,我的心
「人生真的是有漲有跌。」
『是啊!這樣才會有樂趣。』
「突然我覺得感情也很容易泡沫化。」
『泡沫化?』
「對啊!曾經我真的覺得我們很好很好,已經好到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但是最後我們的感情還是如同…」
『如同?』
「如同你看到的對岸的那些河岸景觀房一樣,泡沫化了。什麼都不是。」
『這樣啊…』
「賣不出去的感覺很差。」
『你的感覺很差?你投資了嗎!』
「我想河岸一定感覺很差,自己這麼美,卻沒有人來天天欣賞。不過我的感覺也是很差,但也許我就是不肖建商吧!不斷的堆高投入的資金,以為最後一定有豐碩的回報,但是沒想到競爭的人實在太多了,最後反而在半價出售,泡沫的遠景,就這樣碎了。」
『這次看來已經來不及了,但是下次的泡沫我想也許你可以把握。』
「把握?都泡沫化了還把握什麼?」
『維納斯是從泡沫中誕生的、美人魚最後幻化成泡沫。從泡沫中尋找能夠誕生美麗的方法,讓美麗從泡沫昇華為其他你所想的美的事物。』
「是這樣子的啊…」
『看你怎麼想,但是這個最好不要使用事與願違那招奇蹟。』
我說了這是最後一次了
因為我決定放過自己和放過你
好久!
我突然發現真的很久了
我獨自一人去過了這麼多地方
雖然都在尋找那個地方
但是得到的真的不少
打開窗
迎接這場陽光
讓我真的覺得得到一種解脫
也許你是知道的
我該讓自己領悟自己
那樣我會比誰都清楚
我要的和你要的到底是什麼
「其實我該好好謝謝你,都這個時候了。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方法比較好。」
『其實沒關係的,反正我是樂意的。』
「你其實是我認識最久的陌生人。」
『那你其實應該算是陌生人當中我認識最多的。』
「其實這樣我對你不叫做陌生人了吧!」
『其實我們還是隱藏了很多事實吧!』
「怎麼說呢?」
『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其實呢…』
當我嘆了一口氣
才發現原來我也是空氣
若有似無的游移
但你從未發現我的重要性
當你不經意的一口長嘆
才發現原來我已經成為了二氧化碳
曾經為你燃燒的承擔
已在氧化後成為你的負擔
「該走了。」
『有機會還是可以回來的。』
「可能還要一陣子吧!雖然我現在找到了答案,但是我想尋找下一個問題的答案!」
『果然是個麻煩的問題人物。』
「你曾經嫌過我麻煩嗎?」
『沒有。』
「真的很謝謝你,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再見了。』
「再見。」
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就是會知道
再見
就是再也不會見了呢?
只剩下一個人的我
還能找得到答案嗎?
我知道我還是想試試看
靠自己的力量
重新活一次
我答應我自己的那重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