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王牌

梅花王牌
還以為大牌出盡
這局就快可以脫手的時候
對家拿出了那一張梅花王牌…
※ 最好不要看下去…本篇含有重度個人對事情的主觀看法…
玩 Big Two 的時候最明顯
出什麼牌通常會大略的先想好
就像做一件事情一樣
會做預先的規劃
但是也如同牌局一般
你怎麼會知道其他玩家
會不會照你所預想的來玩這場牌局呢?
所以更負挑戰性,是不是
令人煩躁的事與天氣
而期末大會終於還是舉行了
這就叫做該來的,總是會來嗎?
金聆獎頒發了
很感謝學長姐的賞識,入圍兩項,最佳新聞主播獎、最佳新聞採訪獎
然後獲得了最佳新聞採訪獎
感謝。
而部長交接這件事
很榮幸當了元祖的資訊組長,雖然只有我一個人
能不能稱為組都是一個很奇妙的定義。
我想六位部長交接了之後
一定都會有著自己的理想吧
不管是檯面上說的那些籠統理想
還是檯面下的自我期許
希望他們都能夠做到,把電台帶的更好
雖然我個人抱持悲觀想法,我誠實的說
傳承,很多事情就這樣像是一個包裹
從這裡拿到這裡
從他的手上交到你的手上
但是也有很多,我想是不必接下來的
儘管我們都開玩笑的說,可能會再度發生。
然後
我得在什麼”霉体蝕霧”開幕式上當司儀
希望未來一年
我不會被這團霧給侵蝕殆盡
另一件相關的事,是我對於「林惠娟的態度相當不滿」
已經到了我想把她送入不想接觸的人
那個區塊的不滿程度。
P.S.不要再來問我了,我已經在大家於冥報值班的時候說了這件事
關於「滿天都是小星星」這件事
目前為止我都覺得還可以接受
至少,或許以後還是得合作不是嗎?
現在就把遊戲玩到最後一關
也太快了點吧!
欸…
有人如果想轉去其他學校的傳播系所的話
記得通知我一聲。
大人最會騙人!
當初說的都不過是一種誘拐罷了
為什麼現在要做的和當時說出口的都不一樣了
是覺得你們保留所有活動修改權力嗎!
當這是在抽獎嗎?
大人最會騙人!
這個問題
我問了自己,但是還沒有答案
所以就先照著現有的模式做吧!
如果你問我上一篇對話的兩個人是誰
我只能告訴你,其中一個是我。
我的遺憾或許多少還是大於開心
這會導致我,無法放手一搏嗎。
我不是很想當那個Leader
還是想把多一點的時間
留在我愛的地方
不要把我看得這麼重
因為,我確定兩邊的情感份量會差很多
而這邊,輕。
電台歌曲硬碟就這樣硬生生的爆了
該開心的
因為這表示歌曲數量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增加非常多
而關於「不要坐享其成這件事」
事實上再灌新歌、補完舊專輯的人
寥寥無幾
大概就屬阿滿、雞姐、Kinoko、小詩和我,五個人為超級最大宗
這次的硬碟被灌爆,也可以說是我們的功勞吧!
而剩下的人呢?
剩下大概還有四、五十個人吧
都在做什麼? 在坐享其成
有什麼新歌曲想聽就帶走,還一次整張專輯,怎麼就不會試著貢獻一點啊?
沒有辦法提供新專輯,為什麼就不會去拿MOL的專輯來轉呢?
轉檔、上網的兩台電腦有人用就不能轉嗎?
MOL 不是很多電腦可以用嗎?
那天,星期五,某學妹轉了新專輯走
正好被我瞧見,或許算她衰
我就問她轉了是要做什麼?
她說:「我知道,不要坐享其成」

妳知道 妳知道 妳知道
妳的嘴巴知道怎麼應付我,腦袋根本也沒想要多做點什麼事吧
算算下來,一年我至少也貢獻接近百張專輯吧
很多人,一年貢獻不到一張吧
但是轉走的大概有百張吧
諷刺。
最後,我想我會寫一個新的企劃書
雖然我知道通過的機率不大 (性質問題外,就是節目區塊排列問題)
但是我還是想試試看
在星期一、三、五的晚上11點到12點
和大家說, 幸福的度過了今天,快樂的迎接明天,銘傳之聲 祝您好夢一整夜
試著努力。
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在做什麼
那你呢?
我們得先擁有自己,才能為自己努力,不是嗎?
在我認為,我正為自己努力。
天涯海角在哪裡?
是不是根本就沒有天涯海角呢?
以下,是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
「只要你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不論到了哪裡都是天涯海角,永遠都會相愛不分離的,無須去尋找天之涯、海之角。」
直覺回答。
[期待]
最後這首歌曲,是來自大塚愛,修修很喜歡的一位日本女歌手
雖然現在夏天正要開始
但是這首歌曲「クラゲ、流れ星(水母、流星)」描寫的是夏末秋初的故事
大塚愛說:「遠距離相戀的兩人,遙望著同一片星空中的流星並許願祝福對方,當初自己手繪好的『流れ星』偶然間倒著看,竟像是海中飄浮著的『クラゲ』。」所以就把這首歌曲叫做「クラゲ、流れ星」。
很輕鬆淡雅的抒情歌曲,來自大塚愛的「クラゲ、流れ星」,送給你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