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光噴泉

一瞬間而已
然後就只是僅僅的抓著
怎麼說僅僅而不是緊緊
因為…終究不會屬於我的
該放手,還是得放手
這一個天平不是只有兩邊
它似乎有點類似過年時的那種糖果拼盤
有很多很多的秤盤
如今
我又把 心 從那裡移到這裡一些
原來
不是均分也可以平衡
每移動一次
就越需要想想後果會是什麼
然後就會越來越小心
或許
最後就乾脆全部放回自己身上好了
保險又安全
如果我消耗的是短暫
那它其實算漫長了
我喜歡這一切
儘管
它是如此捉摸不定
又如何 如何 如何 又如何
愛上這樣的片刻
然後
這就是為什麼
不想說再見
Truth is always under the TRUTH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