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針

不能拒絕
左手臂上被注入
化學藥劑
而且,週而復始
體質似乎就是如此
導致還得補充四次
被強行注入異物
全身都怪怪的
腦袋昏沉沉

幸好沒去天堂晃晃
一句話都不讓我多講
就扎下去
其實漸漸的我能體會
J 的心情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