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這樣浪漫的煎熬不是想要就能要

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訴說這樣的心情了

「有什麼口味?」

「我看一下,今天有梅子、鳳梨和芋頭。」

「一支多少?你要吃嗎?」

「二十。」

「要啊,我請你就好。」

「要什麼口味?」

「我要梅子和芋頭。」

「我要鳳梨和梅子。」「等一下,我改芋頭和梅子好了。」

「愛學人欸。」

「誰管你啊。」

「二十你拿去啦!」

「就跟你說不用,沒關係。」

「喏。」「喏。」「祝你們幸福。」

「…」

「他剛剛是覺得我們是一對嗎?」

「啊大概吧!哈哈」

「好冰喔。」

「芋頭好像沒什麼味道。」

「我的芋頭在下面,還吃不到。」

「欸,你吃很快耶。」

「誰要像你吃得那麼猥褻。」

冰淇淋伯騎著一台破破的小車,撐著一把半開,小的五百萬。遠遠,手拿搖鈴駐足等待行人和他買吧哺。那小小的冰桶裡約莫就是裝著這三種口味,常見的口味。
他沒有吧哺可以按,就是搖著鈴半扶半騎的走了。

好想很久沒有聽到,被祝福要幸福這件事了啊…
都說單身久了會成為一種習慣,但是也不可否認有人會渴望自己不幸福吧…
都說單身的人比較狠,說的話做的事總不留情面…
是嗎?

上週和默蔣牛吃了台北的麻辣鍋。本來以為吃不到卡比索,意外這家也提供!加五分

默蔣牛可能是此生唯一我見面不會膩的朋友吧,一直都讓我很樂於互相分享心情的幾個人。

雖然距離我們上次見面也不過才半年前左右,但還是有說不完的老話和新鮮事,每一次都好好笑。

後來我們走到了國父紀念館繼續聊,晚上又是默先走,牛要去看髮夾但沒買到。

最後我和蔣在光南買了滑鼠與鼠墊。

如此平凡的行程,怎辦,好幸福快樂。

磁場這件事是真的有 or 另一種說法就是頻率

有些人一見面,就會讓你知道兩個人是否會談得來,好比說最近公司來了一位訪客,當他一下車我就立刻感覺到我和這個人肯定不對盤。

後來也證實,他的說話方式與態度,我完全無法恭維。(謝謝當時的我自己沒有和他攀談)

啊,都要三十了啊。

這年頭要遇到第一次感覺就合得來的人,個個都要把握啊。

F是一個很好笑的人。

其實我一直覺得要能接受我的玩笑尺度是需要非常大的心胸,因為通常我的玩笑和認真並不是那麼容易被區別。

經過大學的時間,多次受到認證我以前有多難搞或多惹人厭,現在談來我覺得是玩笑,卻都讓人當真了。

F是一個很好笑的人,我很意外在短短的幾天內,他大概就可以掌握我的底線和接受我的玩笑尺度。這種事,以我現在的生活圈很難遇到了,這種人要把握啊。

我也忘了那時為什麼我們會喇咧到,總之F說要唱「你給我聽好」。

隔了一天,坐在副駕卻忘了請他唱一下。

隔了兩天,剛好上午這麼一個空擋,就來唱一下吧。

果然又是一個可以在KTV開小巨蛋的人啊。(覺得羨慕)

你給我聽好,算是近期內很喜歡的中文歌,也許下次有機會是可以去唱一下的!

你給我聽好  /  陳奕迅

作詞:林夕   作曲:林俊傑

你看看大夥兒合照 就你一個人沒有笑
是我們裝傻 還是你真的 有很多普通人沒有的困擾

我才懶得給你解藥 反正你愛來這一套
為愛情折腰 難道不是你 一直以來戒不掉的癖好

你在想誰想到睡不著 你應該覺得驕傲
很多人想失戀也沒有目標 只是想睡個好覺 別炫耀

別說你還好 沒什麼不好 你就怨日子枯燥
沒什麼煩惱 恐怕就想到 什麼生存意義想到沒完沒了

你給我聽好 想哭就要笑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新的剛來到 舊的就忘掉 渺小的控訴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情調

還會有人讓你睡不著 還能為某人燃燒
我親愛的這樣浪漫的煎熬不是想要就能要 別炫耀

別說你還好 沒什麼不好 你就怨日子枯燥
沒什麼煩惱 恐怕就想到 什麼生存意義想到沒完沒了

你給我聽好 想哭就要笑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新的剛來到 那舊的就忘掉 渺小的控訴只是證明生活 並不無聊

別說你還好 沒什麼不好 你就怨日子枯燥
沒什麼煩惱 恐怕就想到 什麼生存意義想到沒完沒了

你給我聽好 想哭就要笑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新的剛來到 舊的就忘掉 渺小的控訴只是證明生活 並不無聊

別讓我知道 其實你在背著我們 偷笑

Sid

喜愛電腦資訊、歷史、古文明、宇宙、自然生態的主題。喜歡看卡通和科幻主題的電影,有長不大的心情。從事金融業相關工作,分享的技巧多來自工作上的各項應用實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