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掌與巧克力蛋糕

這個人
如今,也許只有他敢打我一巴掌
這個人
那時對我說的一句話
也如一巴掌
或許不是
但現在我只記得這個了
那個時候我剛進入電台
相當初期的時候
因為那時是在音樂聽評
當時的我們,應該多多少少都聽過
這個人
點點等等事蹟
對於我
我是相當敬畏他的
那時,也許該說那天
那天聽評,我也不懂為什麼他相當開心地
說他也要當評審
然後
當然他也就成了評審之一
該說可惜還是什麼?
我們不是使用Dalet來當聽評工具的那組(印象中有這組)
所以那台
外表很新,但實際上「使用者體驗」很低的收音機
成了我得使用的工具
至少我的CD沒有跳針,萬幸
依稀還記得那時我介紹的是林俊傑
聽評的評審有老師、一個在我腦中模糊了的學姊和這個人
緊張的要死,應該大家都是如此吧?
在歌與OS之間
等待的時間
自覺有些許尷尬
畢竟是六只眼睛瞪著我的兩只眼睛
然後我就笑了
我笑了,對,我笑了
如今我也回想不起來
為什麼我要笑,和有什麼好笑的
對,有什麼好笑的
這個人就對著我說:「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在結束之後
其實其他人說了什麼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但對這個人說的話
不能說完全的刻在腦海
卻也多少還有點模子在那兒
除了他再度問了我
剛剛到底有什麼好笑之外
就是問了我
到底有沒有重視這場考試
很重要
很重要對吧?
不論是那當下,或是後來我的一些想法作法
還有
既然那時我被留下來
我就應有的態度
面對電台
然後就過去了
一些日子ˊ
到後來的後來的後來的那整整一年
其實我都是藉著朋友
少少的
大概的知道這個人
這個人
後來我也不懂
其實那時我們真的不算認識?
但是我們依然計畫的錄了首歌送給他當做禮物
對,事實上那只是送給他一個人而已
大四,也許大家當時只記得他吧
畢竟出現的次數頻繁的如同日曆一號撕下來
百分只九十九的機率,下一張一定是二號
這首歌
記錄很多,記錄到了我們
很糗嗎?還好
還好,那時候我們做了
送他送得挺成功的,因為其他人也很開心
我也很開心
因為我做了一件我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
這個人
似乎和我的淵源應當屬此時開始
是吧
跟我們一起修課的時候
因為很滿
教室很滿
所以他總是只能在到了之後坐在前面
儘管他到的時間很短暫,I thiink you know what I mean ,right?
後來有一陣子
好像開始噗浪了
我的MSN會開始被這個人趕去睡覺了
之後
的在之後一點吧
開始幫他佔位子
而某次
還替他折了個紙的三角形
寫著貴賓席
等他入坐
那天,貴賓席那天
依然他到的時間還是短暫
過去了半年之後新的半年開始
重大的
也許就屬清水翔太和我的淵源開始(相當自戀的說法)
某個晚上,中廣豆子放了清水翔太的 FOREVER LOVE
但是只聽見殘缺片段的我
終於靠著這個人
替我尋回了
如今依然深愛的聲音
那一年中開始
我的電腦硬碟開始增加了很多日文歌
日文歌,對
增加的速度也許可以媲美某些電腦病毒增生的速度
接著
淹沒你的桌面
然後我開了個大使館般的資料夾
def.大使館的土地範圍屬於該使館國家所有,如果我沒記錯
對,這個大使館資料夾裡面的歌曲從當時到現在
快速的越過了GB的等級
截至目前為止,接近10GB
我們之間MSN的傳輸流量若能統計
大概就是被這裡給吃掉了吧
然後
下一個開始
是三國志的開始
歌曲很容易幫助我記一起一些
情景回憶
例如,當我聽到客家歌曲,總能回想躺在媽媽床上看漫畫的時光
三國志
我們就開始玩起了這個遊戲
六代版本
那個時候一直聽的歌曲就是 JUJU 的 素直になれたら 和 明日がくるなら
因此如今
這兩首歌儘管曲詞動人
但我腦海卻總是被三國志給取代
有些可惜?
還好,總是一些特別的回憶
是吧?
那個時候下課後總在玩這個遊戲
然後聽著
日趨不知該如何播放的日文歌
不知從何放起
接著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很依賴msn上的聊天
有一度我這樣想
因為我真的很少很少很少用msn和別人聊天
當然
其實現實中我也很少聊天,聊關於我
打屁居多,是的
打屁比聊自己簡單得多,因為你不用面對你自己
的想法
的很多很多內心的事
然後這個人就要去當兵了
當兵前的新年
每天晚上大概就是麻將
麻將

麻將
這個人就在不會玩到變成痴迷的狀況下
一路打著麻將
然後到那一天
也許我很會記仇
所以相對的記性很好?
太多的細節我都記得
比如說吃飯說了些什麼話題
吃完之後又去哪裡
但是,我總是記不得的是
餐廳叫做什麼名字
和吃了什麼餐點
所以我記得很多
很幸運的自己能夠把很多是拿出來
好好咀嚼
的確
不可否認的是
這時的想法
與當時的想法
偶爾會有些差距
在與這個人的相處之中
的確我不如之前那樣”敬畏”
雖然聊天打屁也是不少
但能讓我知道或理解到的道理
真的也很多
儘管,通常我這樣和別人說的時候
他們不會認同自己講出了什麼大道理
有些時候也會讓我覺得挺自私的
我很自私
把自己的事拿來倒在這個人身上
當做出口
雖然是很安心沒錯
但就是不那麼習慣
會不會麻煩到別人
這個人
我們最近一次的預期見面下
打了我一巴掌
雖然我是從小被打到大的
但是我爸媽也沒打過我巴掌
小學倒是賞了別人一次
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也許會如同當年的
笑什麼笑一樣
重要
值得被思考的
放在很多事之上
ˊ
這個人
就是
如此重要的一人
p.s. 巴掌那天的巧克力蛋糕很好吃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