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陽光下

坦白來說我已經無法揮霍青春了
在夏天的陽光下
真的是討厭流汗的人吶
我。
有個學長
我想我得寫在這篇的前面
雖然覺得他不可能真的要了網誌之後
還真的真的花時間來看

避免他還真的來瞧瞧
把他註記在這裡好了
峯哥
年紀比我小的峯哥
終於要下部隊
已經習慣現在安逸生活的我(們)
大概就要開始面對
小智剛開始遇見皮卡丘的情形
只是
儘管我們戴起塑膠手套
也很難不被電到

買了一本很簡單的旅遊書
是在台灣的
半年後
放自己一個星期左右的假
一個人出走
不算奢侈吧?
不要太浪費
所以我把那台號稱20萬的伺服器
大概只有我記得密碼的那台
給加入了 BOINC
Project 則是研究癌症、愛滋病藥物的項目
助世界一臂之力囉
反正他 24小時開著閒置也是閒置著
不如替人們來做點善事
只是希望資網處不要發現啦
這是個我不那麼喜歡的季節
隨便晒到太陽就滿身汗
特別是還穿著襯衫的時候
這黏那黏的
別人不覺得我噁心
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噁心了
一個夢
我在營區時,做過最離奇的夢:
場景有點像是”千尋”要離開湯屋去找錢婆婆時
那個一望無際淹水的火車軌道
可是我搭乘的不是火車,是有點像早期歐洲紳士搭乘
頭尖尖、輪子大大高高的那種馬車
坐了一段之後
突然車駛到了草地上
然後我撿起了一個類似盒子的東西
但我確實在夢中稱它叫做”掉落的櫃子” (印象強烈,因為很奇妙的名字)
而遠方突然有一棟房子,但是牆面少了幾塊
裡面有三個人
與我對看之後,牠們突然跑下餐桌變成狗或狼之類的跑掉了
正那悶時,牆後又站了一個很久沒見面
也不是很熟的人
最後,大地突然全面的冰封了
以上。
這個夢…到底要帶給我什麼呢…
最近發生一些事
發現貪念真的很恐怖
而且人不可貌相
去拜拜了
因為這大概是我的不願役以來ˊ
最不順的幾週
請保佑我
我在營區看到螢火蟲
在我某次收假時
但是只有一隻
在集合場的草叢中
一閃一閃的螢光
很酷!
第一次看到野生的螢火蟲呢
聯合報副刊的投稿文章
很生活的那種
有時候其實會出現滿令人感動的文章
我也想參加胡瓜的金頭腦
可不可以舉辦 最聰明MP 啊…
看電視我覺得我的答對率
應該還 OK耶
裡面也是認識了不少有趣的學長
好比說,因為同姓而認識的羅哥
因為羅哥而認識的峯哥
希望之後也能遇到
像他們一樣
不是霸道型的人
喔,對了
我沒說誰霸道…
低調有沒有極限?
當從士官長面前走過時
儘管我們每天都見面
他還是說
我以為你是別營的
顯然,我低調到一種極限了
但他還是說了
你們那梯都很皮欸
應該…不包含我吧!他這麼說…
戶外的那個哨
蚊子真的是有夠多
都不知道拿書夾死幾隻了…
還是我新買的書
唉,書皮又是白的
對了
峯哥講話其實滿好笑的
而且自己講完也很愛笑
特別的是
他應該是我見過難得比我更會流汗的人
連坐著坐著坐著就也會滿頭大汗
我連續三段提到”你”
應該夠了吧…
不要再想偷看我的日記本了…
峯哥
接下來的日子
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不論要去哪
都會有點捨不得吧…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