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局下半延長賽

well, 我沒有看職棒
但至少還知道兄弟象隊要轉手了
他們還有下一個九局嗎?不知道
最近我的專案,大概會打到20局才分勝負…
我沒有編過書的經驗
坦白說,讀傳播四年過去
平面編輯部分並非我的專攻項目
因此對於編書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麼複雜
小程說:「編書就是這樣,不要氣餒。」
我說:「喔!」
那時的我沒有氣餒
只是覺得麻煩
大概也是從那時開始
潛意識中
默默的接受編書大概就是會經歷這些…橋段?過程?之類的
最近
我的派遣令經過二次延長後將要到達極限
所以積假全都被我拿出來排休
本來應該是要接近尾聲的編書專案
突然間
好像什麼都要重新開始
我的排休
讓我得以遠離這紛紛擾擾的專案一些時日
儘管我知道報酬以不可能加諸於我
但內心已充滿感謝
大陳說:「送你們七個字,計畫趕不上變化。」在開完會的隔天
我只是笑笑
對於這從小聽到大的…俚語?
雖然總在重要關頭一舉到破眾人的無奈
但他就是代表一種事實
面對著越來越多的編審委員
一代換過一代
幾天後我這代和上頭的那代也將離開
說到真正的編書經驗
也許只有
王杰做過吧
王杰說:「編書才不是這樣。」
不是嗎?
那為什麼我們走到了這樣的地步呢?
大概就是那七個字吧
而且,我們都在學著編書
我,我的組員
我的上司
我們都在學著做
所以計畫很簡單很美
但實行起來困難重重
特別是,要跨越時光這件事
總是讓他們打著電話催促受訪者
把照片翻出來寄給我們
真的很不好意思
對受訪者也不好意思
最後
越來越多人決定不接受採訪
自願放棄
問題越滾越多
越來越大
其實從目前的角度看來
我們這整個編書 Team
理當在11月各自解散
可是
當我們以為看見曙光的時候
卻才發現只是球場旁的燈光依然閃爍
拖著疲憊的身體
我們回各自的守備位置
最高指導人持續打擊出變化多端的球
疲於奔命
也是要接殺每一顆
摸摸口袋
我這名派遣外野手
時間已經不多了
約滿
我也只能離開球場
前往下一個大聯盟戰場
繼續
為了下一個目標
奮鬥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