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


「因為眼淚也有重量啊!」
『鹽份嗎?』
「不,是傷心。」
「如果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請你談談關於你這個人的話,你直覺第一個想說的會是什麼?」
『為什麼總是問這個問題?』
「我其實只是希望能夠聽到的答案是我。」
『嗯?』
「我希望有天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對方會回答我,他首先想到的是我。」
摘自 《不哭》 橘子/著 春天出版
不哭,看完已經過了兩個月左右
人物非常的錯綜複雜
但是我很喜歡劇情
和上面那幾句話
不哭
不哭 的 不 其實是印反的
反的
所以,哭了嗎?
好像沒有
我也沒有
什麼時候
一個人在談談他自己的當下第一個說出的人會是我們
是愛、是恨還是什麼?
我不知道
因為沒有人在談他自己的時候說,他第一個想到的會是我
為什麼?


不哭
為什麼不哭
因為
我得保護我自己
偽裝堅強得我保護真實的我
亦說壓抑保護脆弱
只要壓抑的力量夠強,何須哭
單調
如果夢境和現實可以對調
那麼世界或許會單調些
從來
我記得的夢境
地點就是那幾個
Always 沒變過
真是單調
但卻很快樂
最近
我只是這樣的看著
把自己當作旁觀者
靜靜的下結論
就像彩券
會不會中呢?
2 個月
從 6 年前我就開始了 2 個月理論
如經它確確實實的發生

我身上
悉知的我卻也無從力挽狂瀾

在FunP上看見大家都在推這篇文章
找一個懂你的人
找得到嗎?
這篇短文網誌的音樂口白
可以聽一下


又是一個夜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