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活


not good
I tried to fix myself
but fail.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是開心的
也有人是不開心的
可能就像時針分針一樣
轉啊轉
當你被指定到的時候
你逃也逃不了
而最近
好像正巧就讓我碰上了
已經不知道幾個夜晚
想著這些難題
然後入睡
又沒有得到解答的幾天
最近看著電腦放空的時段也增加了
一直在幾個標籤中切來切去
然後做些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意義還是無聊的回應
看見了卻不一定會進大腦思考
我有試著減少這些時間
但是好像幅度還不夠大
總是看著什麼都沒有的電腦
什麼都沒做的到凌晨
然後想著難題再入睡
我知道我最近的心情低於基準線
不知道為什麼
也可能是我不想去面對為什麼
抑或是其實根本沒有為什麼
想說的都說不出口
也不能說是說不出口
正確一點可以稱為不知道要和誰說
那也就成了一種習慣,雖然我盡力改掉
我想我得再把自己還原到整整一年一前的樣子
稱不上最佳狀態
但是卻可以從心裡抽走現在存在的許多
不過這種覆蓋法實在很不完全
因為也不過就是把他們排擠倒
一些很細小的角落去罷了
然後像灰塵一樣
如果沒有厚到非整理不可
那就甭去理吧
就說放手
放得還不止一隻手
我也是有我的難過之處
我也知道我會難過
但是一切的演進不就是如此嗎
有時候我們不是不去想後果吧
反而是因為知道後果多難過
所以才當作什麼都沒有
靜靜的等到那天來了之後
在一次難過到底
我們可以感嘆時間
但是不能對它做什麼
時間改變環境
而我們只能改變自己
去適應
好像時間到了
現在的我
也只能這樣告訴我自己
也知道我的難過也只能難過在心裡
誰也不怪
只怪我自己這次修理自己的時間
拖得太長了
是還在等零件嗎?
好好的壓抑
比起好好的發洩簡單得多很多

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croll to Top